星辉若熠( ¨̮ )

笔在纸上留下痕迹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威丐】煮温酒

>>搬运。


她是个丐帮姑娘,但比起其他同门的爽朗肆意,她却显得较为温和,甚至……有些过于拘谨了。

初入江湖时,她遇到了一名神威弟子。她喜欢拉着她聊天,天南地北的聊。从西夏边境的风土人情、到杭州西湖的雷锋夕照,丐帮都只是静静的听着,偶尔配合着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每当这时神威就会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然后伸手捏捏她的脸颊。心知对方没有恶意,丐帮也就任她去了。

“我叫韩昭昙,你呢?”

“徐寒舟。”

她们成了好朋友,韩昭昙处处都护着徐寒舟,生怕她受一点委屈似的。每次与敌人交战,韩昭昙都把她拦在身后护着,自己却满身伤痕。徐寒舟皱着眉,看着她的双眼欲言又止,却在接触到她好奇的目光时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小舟,你是不是有什么想和我说的?”韩昭昙枕着徐寒舟的大腿,见她始终蹙着眉,忍不住问道。

徐寒舟愣了愣,支支吾吾地说:“啊?唔,没……没有吧……”

“哎哟,小舟舟你真的好可爱啊~”韩昭昙忍不住坐起来,搂住徐寒舟的脖子又揉了一通她的头。

“唔。”徐寒舟抿着唇,被韩昭昙的手按下来的刘海遮住了她的双眼,令人看不清她的神情。

“小娘子~看你细皮嫩肉的,不要穿什么甲胄了,换上舞衣给哥哥们跳一曲如何?哈哈哈哈……”

“就是就是,整天在外面跑有什么好的,皮肤会晒黑的哟!要不要考虑考虑?”

啧,找死……

徐寒舟跪坐在地上,怀中搂着因为失血过多进入半昏迷状态的韩昭昙,眼底有暗潮狂涌。

这群人,简直就是在找死……哈,抱歉了帮主,我忍不下去了!

轻轻地把韩昭昙的身体放到一边,徐寒舟站起来解下腰间的酒葫芦猛灌了几口,双拳虚握,竟骤然爆发出一簇火焰来。

“什、什么?”

“这……!不好,快跑!”

趁着他们还在发愣,徐寒舟扔出一根绳索把其中一人拉到自己跟前几拳打得他面目全非然后一拳打在他腹部将人击出了三尺远。旁人这才想起了要跑,然而还没跑出多远就被踹倒在地起也起不来。

徐寒舟转过身,看着腿软倒在地上但又因为恐惧而不断向后挪动的几人,刘海下,漆黑的瞳孔映着着缠手上的血折射出了狰狞的红光。她一咧嘴,露出洁白的八颗牙齿:“来,说说看……你们想怎么死?”

 次日清晨,韩昭昙随着鸡的鸣叫慢慢地睁开了眼。她坐在榻上,有些怔忡地看了看四周,看了看自己干净的里衣,又看了看坐在桌前发呆的徐寒舟。

“昭昙。”见韩昭昙醒了,徐寒舟朝她笑了笑,说,“还好吗?”

“嗯……”韩昭昙下了榻,舒展了一下筋骨,问,“昨天我……那群人没把你怎么样吧?”

“没。”徐寒舟轻轻地摇了摇头,把桌上的甲胄递给了她。

“嗬,你怎么不问问她把那群人怎么样了呢?”一个男声从窗外响起,“为了你,她可是破了戒,把那群呆瓜打得妈都认不得了!”

韩昭昙一愣,“诶?”

只见一个穿着唐门服饰,模样俊俏的公子哥儿从窗口探出头来,摇着手中的折扇晃了晃脑袋,口中念道:“丐帮弟子徐寒舟,性子温和而拘谨且耐性极佳但却不爱与人打交道,不是个易怒的人,而一旦怒起来……”

眼看着徐寒舟嘴角笑意渐浓,唐门公子却恍若未觉继续摇头晃脑,“而一旦怒起来……那是连牛鬼蛇神都要退避三舍啊。”

“唉。”见他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徐寒舟叹了一声,“归海潮声,你真该庆幸我是你亲姐姐。”

归海潮声的动作一僵,随即转身跑了几步施展轻功直接飞走,只留下一句传音道:“呃,那个……韩姑娘,在下有急事,就此别过了!姐,再会!”

“走好。”

韩昭昙仍有些回不过神来,徐寒舟看着她,沉默良久才道:“你那天不是问我我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你说吗?”

“……呃,是没错。”

“嗯,我当初是想说,我其实也是可以帮你忙的,你不用什么都自己扛着。”

“啊……”

“至于现在,我还是有句话想问你。”

“什么?”

“那个……你、你是喜欢现在的我,呃,还是,过去的我?”徐寒舟的声音细若蚊呐,但韩昭昙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她穿好了甲胄走近她,看到她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眼睛亮晶晶的,心里某处一软什么都忘记了,一把搂住徐寒舟可劲儿揉人脑袋,“哎哟当然都喜欢啊你说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呃、唔。”徐寒舟猝不及防被抱了个满怀,一时大脑有些空白,随后便小心翼翼地抱住韩昭昙的腰,在她颈边蹭了蹭。

好吧,她想她知道答案了。


【关于寒舟为什么不能生气:因为她生气了会砸东西泄愤,能用的不能用的全砸掉,因此被要求学会控制情绪,尽量不要生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