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辉若熠( ¨̮ )

笔在纸上留下痕迹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威丐】同生共死&背水

>>搬运×2


【同生共死】

西夏人来犯,军爷受到堡主紧急传书要求回去集合。在回神威堡之前军爷对丐哥千叮咛万嘱咐,活像个老妈子。

“我要回燕云一趟,你在这等着我。”军爷一边收拾行囊一边说,“燕云的沙尘暴可吓人了,你想我了也别来找我,啊,看看这个酒坛子就好。”

他背上包袱,回头看丐哥一脸不乐意,于是又道:“乖,听话,回来给你带土特产。”

丐哥瞥瞥他,嗤笑一声,漫不经心地摆了摆手,“晓得了,别把我当孩子哄。我清楚着呢。”

“那就好。”

军爷御风神行回了神威堡,丐哥看着他之前站的地方,起身去敲了敲他留下的那个酒坛,心里空落落的。

丐哥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低声道:“啧,真烦。”

*——*——*

神威堡抵御了一波敌方的进攻,正在营地里修整。军爷回到自己的帐子还没来得及歇下来喘口气,眼角余光就暼到一个绿色的身影手中拽着个酒葫芦冲了过来,不禁大惊失色。

“你、你怎么过来了?!我和你说的你都忘了?”军爷刚说完就被来人一脚踹翻压在了地上。

“我呸!你他妈一去去这么久都不提前和我讲一下啊?!”一个追风踢踢过来的丐哥揪住军爷的领子,开口喷了他一脸酒后骂道,“老子等你等了快三个月啊!!”

他说完,想想好像不太对,改口:“不是等你,是等你的土特产!”

军爷怔怔地看着他,不说话。

丐哥看他这模样有点不对劲,腾出手拍了拍他的脸,“喂,我说你不会是被打傻了吧?”

“……呃,我没事。”军爷回过神来,心情也由一开始的惊喜交加渐渐的冷静下来。他把手放在丐哥的肩膀上正色道:“燕云比不得荆湖,昼夜温差大,而且那些西夏人随时都有可能打过来,我看你还是——”

“靠,给老子闭嘴!”丐哥一听他要自己回去马上又狂暴了,“我熬夜赶路来找你你现在让我走?常无天我告诉你我还就不走了,大不了同生共死!”总比你悄无声息死掉了我却不知道好!他想着,默默的把这句话吞回肚子里。

军爷沉默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丐哥被他笑得莫名其妙,不解地说:“你笑什么?”

军爷没有回答,只用力地抱住丐哥,大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同生共死!”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

【脸皮很薄的军爷x笑点很低的丐哥】

军爷在荆湖蹲丐哥已经好些天了,这几天他不断的看到丐哥从自己面前经过去找修行导师打坐,就是没勇气叫住他。

这天,眼看着就要到丐哥去打坐的时间了,军爷坐在地上纠结的拽着自己的头发,喃喃:“都快一个月了,这回一定得……”

“哟。”

“噫!!”军爷被突然出现的丐哥吓得整个人往后一仰,他惊魂未定地指着丐哥,说:“你,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丐哥耸耸肩,说:“就刚才啊。话说我已经连着好几天都看到你蹲在这了,你在干嘛?”

军爷的眼睛左飘右看,支支吾吾地道:“呃,我是来找你的……”

“嘿,有意思。找我干什么?”丐哥被他这个反应逗乐了,于是往前几步在他边上坐下,问,“打架吗?还是押镖缺人?”

军爷满脸通红,盯着地面感觉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听他这么问连忙摆摆手想要解释:“不、不是!那个,那个……”

怎么办,说不出口……

军爷急啊,他咬咬牙扭过头去,发现丐哥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登时脑子一热,脱口而出道:“完颜瑞我喜欢你,你随我回燕云吧!我,我可以每天开背水给你看!”

“……哈?”丐哥一愣,然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拉倒吧你!就你们每次背水都要爆衣来说,我要是真和你回去了你天天开背水得废掉多少件衣服啊?”

军爷讪讪地摸了摸脑袋,干笑,“额呵呵……那你说怎么办嘛?”

“我说?”丐哥歪歪头,笑道,“我说你不如直接就光着上身吧,反正燕云热,而且咱俩都是男的,谁也不吃亏嘛不是?”

“哦哦……等等,你答应了?!”

“噗你才反应过来吗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