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辉若熠( ¨̮ )

笔在纸上留下痕迹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威丐】仲秋快乐

>>搬运。


仲秋佳节来临,开封城又做了另一番打扮,街坊店面都熙熙攘攘的,好不热闹。这天下午,韩长天与同门一道来了开封,几个师兄都去找一个什么叶大侠去了,留下小师弟韩长天在集市上瞎逛,看花灯。

他看了会儿艺人的表演,觉得实在无聊,便找到林挽阳从她那讨了花灯来。

“据说把你的心愿放得越高,它实现的可能性就越大哦!”林挽阳把新做好的灯递给韩长天,笑着说道。

“哦?”韩长天眼睛一亮,追问,“此话当真?”

林挽阳失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都说了‘据说’嘛你还问!”语毕她似乎又觉得这么直白不太好,于是又道:“不过你若心诚的话,没准真能实现呢。”

“那我现在就去放灯啦,谢谢挽阳师姐!”韩长天向她道了谢,转身迫不及待地跑了。

林挽阳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到底是年纪小啊……”

*——*——*

一个轻功轻巧落地,韩长天回头看了眼天空中慢悠悠往上飘的花灯,心情不错的吹了声口哨。

“咴儿——”

“呃,我不是在叫你啦……”韩长天摸了摸突然冲出来的北风骓,没忍住笑了出来。一人一马亲热了一阵,韩长天拍拍北风骓的背,“呐,去跑去吧。我还有事,晚点找你。”

北风骓打了个鼻响,蹭蹭韩长天然后跑走了。

韩长天走了两步,看了眼身后的墙。他低笑一声,喃喃:“心诚则灵,嘿。”

躲在墙后面的江越见韩长天看过来,连忙把头缩回来。等再次探出头去时却发现他不见了。

“咦?”江越四处张望着,纳闷道,“怎么就不见了?”

“哟,小矮子,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

江越本就自觉在做亏心事,此刻更是惊得整个人都抖了两抖,一下子窜到了墙头上。待看清来人后,他指着对方怒道:“你!你走开,别叫我小矮子!”

“让我走开啊,那你还跟着我干什么?”韩长天一乐,仗着个儿高一下把江越拉下来让他坐在自己胳膊上,“而且你本来就矮,一米五有吗?”

“我呸,我要是只有一米五那你充其量一米五八。”江越扒住韩长天的头,龇牙道,“赶快放我下来,力气大了不起啊!”

“不放!”韩长天抱着他的手收紧了些,然后一个飞鹤冲天跳起来翻过了墙,“不说这个了。方才我在路边看到一个捞小鱼的摊子,还想着你肯定会喜欢呢,结果回头就看到你了。”

江越闻言果然眼睛一亮,特别惊喜地说:“真的啊?那快带我去看看!”

“走走走!”

*——*——*

此时临近傍晚,纵使太阳只在天边露了半边脸,散发的光辉也把云彩都照得红彤彤的。微风轻拂,仿佛吹散了人们一整日下来的疲惫与操劳,更加满心欢喜地期待起夜晚的花灯会来。

一个下午的时间,韩长天和江越几乎一口气把整个集市都跑了个遍,此刻两人正坐在路边一块大石头上,一人一串糖葫芦吃得欢快。

“话说你回来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江越咬了口冰糖葫芦,口中含含糊糊地问着。

韩长天歪头看着他,突然抬起手戳了一戳他鼓起来的腮帮子,换来对方一声恼怒的“喂!”这才笑眯眯地答道:“师兄们走的急,我就在路上放阿尤捎信去给你了。它飞得挺快的啊,你没收到?”

江越惊讶地问:“你说的阿尤是不是一只通体青灰的鸟儿?”

“是啊。”

“我……我哥昨天中午出门去打了一只鸟回来,没准就是阿尤……虽然并没有看到信。”江越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吃了?”

“对、对啊……”

韩长天捂住额头,叹气:“我早该猜出来了。”

江越讪笑,小声地道歉:“对不起咯。”

“没事,反正我也是要去找你的,不过早晚的区别。”

两人沉默了好一阵,只剩下江越“嘎吱嘎吱”嚼糖葫芦的声音。韩长天斜眼看着他,没忍住又伸手捏了把他的脸颊。

“喂!!”

*——*——*

江越随手扔掉手中的戳冰糖葫芦的小棍子,往韩长天身上一靠,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韩长天咬着棍子,摸摸他的头奇怪地问:“咋,累了?”

“有点撑。”江越打了个哈欠。

“唔,是吃得有点多了。”韩长天想起两人一路吃过来的N个小吃摊子,恍然大悟,然后低头推了江越一把,催道:“既然如此就快起来,咱们跑几圈去!”

江越支起胳膊,又打了个哈欠,眼角都沁出了泪花,他摆摆手,说:“不去,我就在这坐着。”

“……你就是这样才一直长不高啊。”

江越一听顿时整个人都精神了,直接蹦起来站在石头上居高临下的抓住韩长天的衣领,怒目圆睁,“不带你这么人身攻击的啊!我一个龙吟三破直接把你打出三丈远你信不信?”

“不信!”

“不信那就来战!”

次日新八卦:仲秋当晚,一名神威弟子与一名丐帮弟子疑为切磋之时失手,将花灯会现场彻底破坏,现已被官府拘留。据说起因是一根糖葫芦。

〔附小段子一则〕

【中秋节,情缘否】

眼看仲秋就要来了,丐哥想找个伴一块儿过节。然而,在屡次向妹子们求情缘被拒甚至被嘲讽“你不是‘gay帮’吗”之后,丐哥心灰意冷了,丐哥自暴自弃了,丐哥打算找汉子求情缘去了。于是他找到了军爷。

军爷欣然接受,道:“好啊。”

丐哥诧异地看着他,“啊?”

“我说好啊。”

“真的假的……我都做好了孤老终身的准备了……”

“真的,今后你只需要做好再也不撩妹子的准备就可以了。”

丐哥:“等……什么东西?!”

军爷忍着笑,摸摸他的头:“乖了,仲秋和我回去吧。”


评论(1)

热度(5)